2020年第02期 NO.93


《星网锐捷》顾问:
黄奕豪 阮加勇 郑维宏 刘中东 赖国有 郑炜彤 杨坚平 沐昌茵 郑宏 刘灵辉 汤成锋 余圣争

《星网锐捷》编辑委员会:
主任/ 阮加勇
编委/ 唐朝新 林向辉 魏和文 刘弘瑜





更多往期回顾(旧版)
↖ 返回

母亲的笑 文/当妈专业户

“当妈”这个专业,自古以来,从没有人特意去学,时候到了自然就会了。

在我小时候,特别喜欢为家人盛饭,却总不得章法,饭铲铲哪算哪儿。可母亲却说:“高压锅压出来的米饭,上层的米粒口感较硬”。所以每次她都把“上层饭”先盛进自己的碗里,再把中间软糯的精华部份盛进我的碗里。转眼间我也为人母,每次为全家盛饭,我便成了那个吃“上层饭”的妈妈。

我从小偏食严重,却尤其钟爱母亲做的煮玉米,每次都能一口气全吃完。每次餐桌上有玉米,我总是以风卷残云之势进行“扫荡”,等到菜品见底,母亲竟举箸未沾。于是我鼓动着鼓囊囊的腮帮,像一只充气的牛蛙般问道:妈,你怎么不吃啊?母亲冁然笑语道:妈不喜欢吃玉米。似乎对于母亲来说,欣赏我的吃相才是她的珍馐美馔。

VCG211151797743_副本.jpg

暮去朝来,一次我带儿子外出就餐,其中有一盘炒玉米粒儿的热菜。儿子从没吃过一粒一粒的玉米,他好奇的用小手抓起玉米,像嗑瓜子一样把玉米粒儿送进嘴里,津津有味咀嚼一番后还能吐出皮儿来。我在一旁忍俊不禁。突然儿子抬起稚嫩的小脸,问我:妈,你怎么不吃呀?我突然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作答。脑袋里却盘旋了母亲当年回答我的一句话:妈不喜欢吃玉米。

我是典型的“计划生育”时代产物,能够独揽所有长辈的宠爱。就连每天上学出门前,母亲都会蹲下来为我穿鞋。这个“习惯”一直延续到我去外地读大学,我看感觉的出来随着母亲年龄的增大,她的腰板变硬了,动作也不如年轻时快速利落,但是母亲还是坚持每天送我出门前为我穿鞋,这仿佛成为了一种母亲寄情于孩子的一种日常仪式。我一面每天享受着“独生子女”与生俱来的特权,一面内心惶惶然的觉得自己是个“不孝子”,于是为了减轻心中的“罪恶感”,有一天我随口问一句:妈,我也给你穿鞋吧。然而,母亲嫣然一笑,并未回答我,却依旧弯下腰为我穿鞋。

白驹过隙,我的儿子也学会走路了,而我每天都要为他穿鞋。只是有一次我在门口穿鞋,儿子兴高采烈的跑来对我说:“妈妈,我帮你穿鞋吧”,这句话我自己曾经说过的话,而今听起来有点陌生,又有点温暖。我突然能理解当初母亲笑而不语的心情。因为听完这句话,我和母亲一样,莞尔一笑,默默弯下腰,为儿子穿鞋。

我们从小唱着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”,却从不曾体会过母亲的内心。只有在自己当了母亲之后,才能明白当初母亲每一个笑的内核。华不再扬,但生命之伟大就在于母性之爱延绵不绝。